交流互动
网上咨询| 网上信访| 网上调查 网上监督| 征求意见
政务服务
服务指南| 行政审批| 依申请公开 便民问答| 办事指南| 公共服务
政务公开
教育新闻| 信息公开| 政策解读 教育专题| 公示公告| 教育督导
许娟:遇见奉贤,遇见语文      发布日期:2017-12-04    字体(

2007年的春天,还在江南大学,即将面临毕业的我接到了一个来自上海奉贤的面试电话,通知我明天8:00到学校面试。我简单询问了一下路线走法,得知到达上海火车站后转一趟地铁和公交车即可。我心想:明天起得早一点应该能赶上面试。可是我第二天到达学校——奉贤区头桥中学时,已近1100了。不是因为我起得晚,而是那“一趟公交车”要坐两个半小时。

面试迟到了。但是学校为我准备了热乎乎的中饭,宽容地让我改上下午第一节课,并且还留给了我备课的时间。坐在陌生的教室里,面对陌生的课文,还沉浸在公交车颠簸状态中的我,根本无心备课。可是那堂课的效果却出其意料得好,好到学校当即决定和我签约。这对当时处在找工作极度焦虑中的我无疑是天大的喜讯。走出学校的大门,我欢喜得想跳跃起来摘那香樟树上的叶子。

不久,上海奉贤,成了我人生中第二张身份证上的户籍地址新的所在地。这是一个虚怀若谷、兼容并蓄之地,亦是一个敬奉贤人、尊师重教之地。

遇见奉贤,我成为了一名老师。

为了年轻教师的成长,学校成立了“璞玉”青年教师沙龙、“琢玉”教师工作室,引领着青年教师专业发展,从“浑金璞玉”走向“玉汝于成”;而“润心”杯、“青蓝”杯、“明珠”杯各层面的教育教学评比也给青年教师搭建了展示风采的舞台。一次次专家亲临指导,一场场讲座醍醐灌顶,一日日与同伴互助学习,拓宽了我初为人师的眼界,丰富了我原本缺乏的教学经验,坚定了我向往教育的热爱之心。

从学校到区域层面,各种平台成为青年教师成长的直通车。我从区级一、三、五年期教师的考核和评比中,经历了课堂教学的反复锤炼得以崭露头角。我成长为一名年轻的教研组长,带领语文教研组逐步提升并通过合格教研组的验收。为期两年的语文高研班以及正在经历的青研班的培训时光,我可以与名师面对面交流、与优秀的青年教师们相互切磋、取长补短。在奉贤教育的春天里,我幸福地前行着。

遇见语文,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。

学校的教学楼至校门口有一条路叫“梦圆大道”,早晨迎着晨曦的光,走在树影斑驳的这条路上,我常常都会问自己:今天的语文课堂我是否能让学生感觉到“相逢语文是梦圆”?每天落日余晖下,徜徉这条路上,我时而翩然轻快,时而步履蹒跚,脚步的轻重缓急折射着我今天语文课堂的“或喜或悲”。这条开阔的梦圆大道、这条并不平顺的语文教学之路,我不觉已走过十一载。

我依然坚持绝不轻易怠慢任何一篇课文。一篇篇课文会成为学生思想文化的组成部分,成为学生精神的底色,我执着于能将一些课文的一两处动情点“敲”进学生的心灵,领着学生去感知表面平淡、但实则张力十足情感涌动的文字。《秋天的怀念》文字表面平静如水,但适时补充作者几句平淡的语言背后的心理,作者内心的悔恨、怀念定会随着文末“北海的菊花”开进学生的心里。《爸爸的花儿落了》谈的绝不仅仅是父爱或者成长,放大、聚焦文本特有的视觉——童年的英子,感受到的是“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”的伤感。

我依然坚持同一篇教案在不同的阶段绝不重复使用。别的学科或许可以,但语文显然是处在“变化”中的一门学科。第一次教《孔孟论学》,我教出的是圣人阐释学习之道的用心良苦。四年后,第二次教它,我感悟到的是先哲之语的精辟与高深。第一次教《黄生借书说》,我认为袁枚颇有对当年不借他书的“张氏”耿耿于怀的味道,进而对黄生进行教育。四年后,第二次教它,那其中对晚辈的殷切与期盼令人感怀。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阅历,不同的班级,对文本的感悟该是不同的。这大概就是语文学科“常教常新”的乐趣所在。

语文,就是教我们用最好的语言去爱我们的土地、去爱我们的生活。

遇见奉贤土地,走进奉贤教育,我是幸运的。

遇见语文学科,教授语文学科,我是幸福的。

我愿在这平凡的土地上继续行走,在语文教学的道路上且吟且行。

 

(许娟,奉贤区头桥中学语文教师,校大队辅导员兼团总支书记,区优秀青年教师。曾获区中青年语文教师教学评比二等奖、区青年教师爱岗敬业教学技能赛文科组二等奖,在市级、区级论文评比、朗诵比赛、征文比赛等评比中多次获奖。)

 

最新新闻

相关新闻